快捷搜索:  as

晃晃悠悠的就跟在了大当家的身后,朝着威狼山

在桌子上埋头吃席的顾铮,连眼皮子都没抬上一下,就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:“像涂飞那般的麻烦体质,让赵财主这种人先给他点教训总是没错的。”
 
    “省的这个人看不清楚状况,总是以为这个国家要围着他一个人转。”
 
    “让帮里的弟兄们看着点,随便赵老财怎么折腾,只要不把人玩死了就成。这也省得我们自己动手,别让这个脑子不太正常的人,将仇恨都专到大当家的身上。”
 
    “再说了,人也要勇于承担自己曾经犯过的错误嘛。等他认清了形式,变得老实点了,才有利于我们后期的计划。”
 
    顾铮说的笃定无比,仿佛成竹在胸般的让人信服。
 
    本就不是喜欢多琢磨的马风云也就将心放了下来,黄大仙的通灵人都这么说了,那自己还担心什么?
 
    吃好喝好!
 
    热热闹闹的上菜还在进行,只有在后厨听到了陈将军一口饭菜未动就匆匆离去的马大疤瘌,朝着房门外恨恨的啐了一口。
 
    不知道是缅怀自己那逝去的菜肴,还是愤怒与客人的不懂欣赏。
 
    残羹冷炙,酒足饭饱。
 
    顾铮打着饱嗝,晃晃悠悠的就跟在了大当家的身后,朝着威狼山的地牢而去。
 
    这是连原主顾铮,都没有来过的地方。
 
    匪类不善,虽然现在的马匪是做着商路押镖的生意,但是在威狼山起家的时候,也和甘省中大大小小的不下十几个势力交过手。
 
    当初之所以
    都是甘省本地的势力,那些为求生计而组成的团体,在听说了威狼山的仁义之后,都不用对方打招呼,就纷纷来投,十里八乡的不少还是姻亲的关系扯带着介绍过来的。
 
    至于那些穷凶极恶之辈,在毫无群众基础的帮助之下,更是被势力越滚越大的马匪给收拾的毫无立锥之地。
 
    威狼山的每一届的当家的,都颇有些憨将也是福将的幸运。
 
    要不是突然出现了一个涂飞,到最后的威狼山,没准在历史上还能留下十分正面的浓重的一笔呢。
 
    可惜,就是这个熊孩子害的!
 
    想到这里的顾铮,就发现自己眼前的景色变了。
 
    他已经随着大当家的一行人,进入到了一个下行的小坡道中,在那里有一个形似山洞一般的入口,十分的隐蔽。
 
    门口的看守人看到了来人,轻车熟路的打开了厚重的木板门,点起门后插着的多支火把中的一支,就将众人往地牢深处引了过去。
 
    与顾铮想象中的机关重重层层把守不同,这个地牢也只不过就是下了几层的楼梯,转了一个弯就到了。
 
    看结构布局很有些以前衙门的牢房的模样,内里,牢房的分布也十分的规整,但是就是有一点不足,那就是也未免太过于邋遢了。
 
    难道这里都不带打扫的吗?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