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在厕所边的草丛里亲自捉的,还有那红烧大肠

  那还算整齐的对襟袄子,现如今也变得油腻腻的面目可憎,马风云那多毛的面庞,也仿佛隐藏着名为污垢的恶魔。
 
    “马大当家的…”陈康脸上的表情都已经转成了惊恐,后边如同即将要被强奸的少女般你不要过来的台词,就要从嘴中吐露出来的时候,这个小宴客厅中突然就响起了禀报的声音。
 
    “报!”
 
    “进来!”
 
    “大当家的不好了,趁着帮里的兄弟们中午吃饭的空档,那些在咱们营寨中等待处理结果的地主老财们,已经私自的找到涂飞关押的地点,利用大家都把他们当自家人的便利,就闯了进去了。”
 
    “这有什么的?那个地牢里本就没有旁的犯人,想来那群老头们也闹不出什么出格的大事来。”
 
    “不是啊大当家的,那个老赵头非要和涂飞决斗,再加上看守牢房的就一个兄弟,他们人多势众的,我们这边还不好下手啊。”
 
    得,这群猪队友!
 
    就像是黑暗中看见了曙光,就像是狂风大作上的海面突然出现了指路的灯塔。
 
    听到了如此的对话的陈康,在内心中是泪流满面的,他赶紧就以最善解人意的态度,对着转过脸来一脸歉意的表情望着他的大当家的,说了如下的话:“大当家的,既然贵帮有急事,那我等也不适合再继续叨扰了。就此拜别吧。”
 
    “别啊!”此时的顾铮还是满怀着诚意予以挽留着:“这多不合适啊,陈将军难得来一次我们甘省,宴席尚未过半,我们大厨的拿手好菜还未上桌,却因为我们的原因让你提前离开。这不符合我们威狼山的待客之道啊!”
 
    “你看后边的油炸蚂蚱,那都是由我们营寨中的兄弟们在厕所边的草丛里亲自捉的,还有那红烧大肠,那叫一个香啊,清洗的时候不用撸上三遍那么仔细,不干不净的就吃个香臭的味道。哎呀..”
 
    ‘呕,告辞!山水自有相逢!’
 
 55 地牢
 
    陈将军捂着嘴就夺门而去。
 
    再说下去,非要在这里吐了不可。
 
    一,是因为顾铮为了显示亲近,那过于贴紧他的嘴巴,一股大蒜与韭菜混合的难以名状的味道就扑面而来,二,则是为了刚才的描述,对于陈康来说,大肠这种脏器为何能入得了口,都是难以想象的。
 
    一旁负责通告的小帮众,则茫然的摸了摸脑袋,提醒厅内这两个笑的癫狂的人:“大当家的,您还没告诉我,怎么解决赵老财那事儿呢?”
 
    对啊,才打发
 
    “嗨!那些话都是唬那个陈司令的啊,这威狼山里还有人敢给马大当家的吃加了料的饭菜吗?我办事你放心,赶紧吃,多叫上几个弟兄,这样的好东西可不能糟蹋了!”
 
    这是曾经下乡时的物资匮乏后遗症又犯了。
 
    “可是那地牢中的涂飞,顾叔打算怎么办?赵老财那帮人别看现在一个个装的乡绅之流的。那年轻的时候也都是甘省的狠角色啊。”马风云看着那自己都很少吃到的蒸羊羔,口水都快流出来了,却还依然保持着一个大当家所应有的责任感。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