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这一次是他坚持的最久的一次了

 
    “陈将军快来尝尝,我们甘省的特色,蒸羊羔!后厨的第一大拿,马大疤瘌做的。”
 
    “我跟你说啊,马大疤瘌祖上可是御厨出身,手艺那可是顶瓜瓜的。传到他这一代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。”
 
    “那味道更是绝了。要不是马大疤瘌的命不好,偏偏在脑门顶上被人破了一个碗口大的大疤瘌,被贵人辞退了,能被我们威狼山给捡到?”
 
    “光是那个大疤瘌周围时不时泛起来的旧痕,嘿,我跟你说啊,那痕迹长的绝了,你要上手扣上两下…”
 
    ‘呕..’
 
    这tm的还让人怎么吃饭!
 
    筷子已经就要伸进蒸羊羔的大盘中的陈康,就这样直挺挺的停在了半空。
 
    就说你是个讲究人吧,你看人家马风云吃的,那叫一个香。
 
    嗯,糙人心思少,再说了马大疤瘌哪有顾铮说的那么蝎乎,人家就在脑门上有个指甲盖大小的划痕罢了。
 
    大疤瘌那是他的小名啊,和马蛋一个意思。
 
    可是通过这几个陈康身上的细微反应,顾铮终于确认了,这个人身上的洁癖症状不是一般的严重。
 
    那就好办了呀。
 
    宴席上的精华所在是什么?那就是闲聊。
 
    更何况是陈康同学主动要求留下来讨上一杯水酒的。
 
    既然他现在既不想喝酒,也不想吃菜,被搞得兴致全无,又不能过于失礼,那就用彼此间的热烈交谈,来掩盖现如今他十分尴尬的现实吧。
 
    “不知道马大当家的在平常有什么爱好没有?”
 
    马风云眨眨眼睛仔细的想了想,和女人困觉算爱好吗?他下意识的就朝着回到了座位上的顾铮的方向望了过去。
 
    “哦!”又是顾铮主动的接了话:“哦,你说我们大当家的啊,爱好倒是没有,不过愿望倒是有一个。”
 
    “哦?愿闻其详。”
 
    “那就是一辈子别洗澡啊!我跟你说啊,,足足有一个月没进澡堂子了啊。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,我跟你说,我可是看着我们大当家的从小长大的啊,这小子平时也不怕水,但是就是不愿意洗澡,他一直认为不洗澡就能带上属于自己的气味,他常常骑着的马儿,就能凭借味道从老远的地方寻着味的找到他。”
 
    “哈哈哈,陈将军,你说好笑不好笑,我们大当家的是不是一个相当直率且有趣的人啊!”
 
    “哦,还有啊,刚才在议事大厅里,马大当家的扭来扭去的那可不是对你有意见啊,那是因为这些天没洗澡,可能和他那匹马一起染上跳蚤了吧!”
 
    ‘嗖!’
 
    顾铮这句话的话音刚落,坐在大当家左手边离他还挺近的陈康,一蹬腿就站起来了。
 
    桌面上的三双小眼神,就这
    “怎么?陈将军?你这是要起来敬酒?哎呀太客气了太客气了!”
 
    这时候连大当家的都看出来了,啊哈,顾叔果然能人啊,连这陈小子的弱点,都给抓住了啊。
 
    马风云十分配合,笑哈哈的就捧着酒碗,接着话茬的往陈康的身边凑了过去。
 
    在陈康的眼中,此时的马风云他的身上宛若冒着臭气与黑烟的集合体,五百多只跳蚤与臭虫正在对方的身上欢声笑语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