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在许昌被董承和司马懿玩的团团转的人,最后被

袁尚以及众人眉头立即一皱,你竟然敢代主公答应马寿成的要求,这简直就是大逆不道,但是袁尚并没有发火,在曹操麾下压抑许久,早就知道怎样掩盖自己的想法,袁尚面色瞬间有变了回来,缓缓问道:“那不知道那马寿成给某提出的是什么要求啊?”
 
    许攸立即拱手道:“那会有别的要求,就是希望主公能够帮助他一起夹击秦州韩遂而已!”自打曹操与凉州各路诸侯争夺关中,打得几路之后大败而归,又屡次暗中用计,挑拨几路诸侯,几路诸侯又是各自交战,相互杀伐,结果现在,秦川以西,只剩下了两路大的诸侯,以为韩遂,另一个当然就是马腾了,马腾控制了黄河以北的凉州,而韩遂则是控制了黄河以南的凉州,加上秦川以西的雍州之地,而马腾自封为凉州牧,武亭侯,镇西将军,而韩遂更是不敢示弱,将黄河以南,秦川以西,汉中以北有划了一个秦州,自封秦州牧,金亭侯,左中郎将,而这大西北的,没人愿意干涉他们的事情,所以他们的一通折腾,竟然还得到了别的诸侯的承认。
 
    而对比来说,韩遂老谋深算,但是威猛不足,马腾有勇少谋,什么事情都是愿意靠武力解决,被曹操抓住以后,其子马超,马铁倒是主动跟韩遂示好,联合共抗曹操,而曹操则是立即将马腾以及扣留的西凉军送回,钟繇有暗中挑拨离间,告诉马腾,说在马腾被关在许昌的时候,韩遂计策都要趁机夺取凉州,并且暗中给曹操送去书信,让曹操杀了马腾,封自己为凉州牧,然偶韩遂就支持曹操,不再来犯,并且诛杀马腾全家以示诚意。
 
    马腾什么人,在许昌被董承和司马懿玩的团团转的人,最后被司马懿当枪使了不说,要不是自己儿子厉害,派兵攻打曹操,曹操早就把马腾五马分尸了,马腾听到钟繇的话之后,也没有多加分析,暴脾气立即涨到了极点,被放回凉州以后,便立即攻打韩遂,曹操西线的危机这才解决,这也让袁尚可以安慰的坐在了长安城内。
 
    袁尚听后,缓缓的点点头,道:“嗯!这也不算什么,只是一个韩遂而已,如实我们与马腾联合攻取秦州,韩遂定然不是对手!可是…………”说着话,袁尚看了看荀谌,荀谌眯着眼睛,不说话,袁尚咽了一口吐沫,幽幽说道:“可是,将韩遂剿灭之后,这韩遂的城池土地该如何分啊?”
 
    许攸笑了笑,说道:“呵呵,猪公公果然英明,已经明白了料敌于先的头脑,某也已经跟马腾商议好了,我军帮助马腾剿灭韩遂,我军便以秦川为界限,街亭以西乃归马腾,街亭以东,乃归主公!”
 
    “什么!”袁尚吃惊的说道:“这么说来,我军费兵费力费粮,帮助马腾将韩遂剿灭,我军就仅仅得到了陈仓,扶风,安定等地,那雍州其他地方岂不是还便宜了马腾,这陈仓等地,本就是曹操治下的城池乃是曹操为了讨好韩遂,才回将城池给了韩遂,以平稳西线,我军帮助马腾灭了韩遂,难道就只是吧本来属于我们的东西再拿回来?子远啊,你谈的真是好买卖啊!”
 
    听了许攸惊愕袁尚的话,其下众人皆是议论纷纷,纷纷指责许攸的不是,只有荀谌,还是低头不语,不说话,也是一直没有说话,许攸看着对自己指指点点的众人,不削的一笑,对袁尚拱手道:“
    不仅是袁尚,其他人也是已经,城内立即传来一阵惊愕的声音,“五千!五千啊!”众人纷纷呢议论着,就连本来是班眯着眼睛的荀谌,也是立即睁开了眼睛,众所周知,大汉天下,养马之地,可以产出战马之地均是在北方,而且大部分可以养好马的地方,也都让鲜卑人,羌胡人给占据着,所以则会大汉天下,最主要的产马地,便是李林的幽辽,还有这马腾的西凉,李林因为得到幽辽二州,所以便可以像骁骑营,铁甲军这样精锐的骑兵部队,而西凉,董卓的西凉之后,便是用这西凉的铁骑决胜众诸侯,祸乱京城,而在董卓之后,因为董卓的覆灭,而后又是李傕,郭汜二人相斗,西凉战马已经在乱战之中损失的非常多,这马腾竟然可以直接拿出来五千匹马赠给袁尚,这是多么大的手笔,有了这五千匹西凉的宝马,袁尚至少可以训练处两三千的精锐骑兵,加上自己再从忽然那里买到一切,绝对可以组织一支可以刚帮助自己征战天下的骑兵!这让袁尚以及其麾下众人怎么会不激动呢?
 
    许攸看着众人吃惊的表情,笑容更甚,对袁尚说道:“主公听得没错,正是五千匹西凉马,到时候,只需要稍加训练,便可以训练处一直精锐的骑兵,而且某认为,就算是我军动马腾手里,要出了秦川以西的几座城池,也是无用,那里无险可守,易攻难守,马腾何人,狼子野心,与那韩遂也是时而是盟友,时而是敌人,如实在灭了韩遂之后,与我军反目,我军在秦川以西的几座城池,也是会被马腾的铁骑火速攻下来,某认为,我军要,还不如不要,依托秦川之险,定然报主公在这关中安然无恙!”
 
    “好!”袁尚不得不说这许攸果然是一个会做买卖的人,这一会灭韩遂,绝对是让袁尚的了便宜,袁尚立即道:“子远果然足智多谋,令某佩服,某即可封子远为右军师中郎将,赏千金!”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