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as

没有跟随曹操北上,更是没有留在中原

若是曹操现在依旧还是那个中原的霸主,天下数一数二的诸侯,天子没有在曹操手里稀里糊涂的死了,而引来天下诸侯来攻,荀谌也就直接让袁尚带领一众袁家旧部跟着曹操走了,但是现在曹操可是今非昔比,虽然实力尚在,但是名声已经到了下限,下一步到底会是什么样,荀谌也不敢预料,只好用一个保守的办法,先保留住袁尚这么久,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班底,荀谌只好要算计一番,荀谌用的计很简单,就是告诉曹操,这袁尚乃是河北旧主袁绍之子,若是曹操北上冀州带着袁尚,虽然是会得到不少的袁绍遗老们的大力支持,但是这乃是袁家的面子,而跟曹操无关,若是打下了冀州,众人都推举袁尚为北方之主,到时候,这曹操有该当如何啊?岂不是自己带兵好不容易打下来的地方,白白的便宜了袁绍吗?
 
    荀谌又怕曹操怀疑为何自己身为袁尚门下,确实帮助曹操,假意早在袁家呆烦,自己自打来到许昌之后,深受曹操的大恩,有加上荀彧和荀攸的那层关系,荀谌的心早就已经跟随了曹操,而不是一个还完全没有什么能耐,甚至都被李林抢了老婆的袁尚。
 
    曹操本来便是生性多疑,对自己麾下的旧臣都是怀疑三分,更别说这个那是原来北方的霸主之后了,不管荀谌说的对与不对,反正带不带袁尚,曹操自认为对自己也没啥影响,所以这袁尚着实是捡回了一条命来,没有跟随曹操北上,更是没有留在中原,而是在荀谌的暗中建议下,被派往了长安,并且归属钟繇的指挥。
 
    荀谌选择了长安,选择了钟繇不是没有理由的,曹操四面诸葛,东面有山,西面有河,南面有沟,北面有坑,刘和,马腾,刘表,孙权等等等等诸侯都在打曹操的主意,而荀谌就要选择一个不是那么厉害的诸侯,还有在内部没有那么厉害智慧的人发现自己的意图,从面孙权,实力自然不必说,而在内部陈登,刘晔皆是多智之人,很难对付,而南面,荆州刘表虽然不怎么的,但是其麾下蒯越可是一个不好对付的角色,再加上刘备也投靠过去,关张二人皆是万人敌,乃是最不好对付的,而且还有南阳的毛阶,乃是曹操麾下一流的智将,更是不好对付,结果剩下的,也就是西凉的马腾韩遂了,西凉兵虽然勇猛,但是那是在马上,只要据守城池,险要,这些个西凉兵也是没辙,加上西凉贫瘠,定然不会久战,可见只要能有坚持住,早晚曹军会赢,而守将钟繇你,荀谌还真是不怎么熟悉,在许昌之中并不是很有生命,估计也是被曹家亲贵和什么乐进,李典等人给掩盖住了,所以荀谌最终选择了前往长安,在钟繇麾下。
 
    跟钟繇一起驻守关中一来,大小三十几场仗,钟繇均是胜多败少,而袁尚更是英勇作战,加上身后一批袁家旧部的帮助,也是立下不少战功,后来钟繇发挥洛阳驻守以防幽辽军,而这长安,便交给了袁尚,也可见袁尚不是一般的简单之人。
 
    潼关以西,渭水以北,秦川以西,便是关中,这里曾经是天下最富足的地方,乃是秦国的发祥之地,也是中国最早被称为“金城千里,天府之国”的地方,四面都有天然地形屏障,易守难攻,从战国时起就有“四塞之国”的说法,所以汉代张良用“金城千里”来概括关中的优势劝说刘邦定都关中。战国时期,苏秦向秦惠王陈说“连横”之计,就称颂关中“田肥美,民殷富,战车万乘,奋击百贸,沃野千里,蓄积多饶”,并说,“此所谓天府,天下之雄国也”,这比成都平原获得“天府之国”的称谓早了半个多世纪。
 
    这是因为关中从战国郑国渠修好以后,就成为了物产丰富、帝王建都的风水宝地,而长安一代,也即是三辅之地,经过了李傕,郭汜的暴乱,而后又是曹操与西凉人马争夺关中,此地的百姓早就已经残杀的所剩无几,仅仅只剩下了二十几万人,跟一个大一点的郡差不多,就算是经过了曹操的治理,百姓有些回暖,但也依旧是一片荒凉,黄土满满,春风一吹,卷起不少的沙土,当年的辉煌早就已经不复存在,只剩下乌蒙蒙的一片天空,还有荒芜的土地。
 
    长城内,袁尚安坐在原来董卓找人修建的皇宫之中,不得不说,这个皇宫的条件倒是比洛阳的那个好一点,钟繇和袁尚都懒得费钱修缮,也都将就用了,袁尚,坐在主位之上,麾下文东武西排列在下,文官为首以为便是荀谌,而其后,也有不少袁家麾下的名门之后,比如审配之弟审荣,沮授之弟,沮宗,武将一边也就只剩下张晟,彭安,冯礼高蕃算是大将,也都是袁氏旧将,不过袁尚在曹军之中品阶并不算高,爵位更是不用说了,都是曹操意思意思给的,现在能够镇守长安,也纯属偶然。
 
    自大袁尚南投曹操,身边并无很多文士,将领,但是袁氏这么大的一个牌子在,而李林在冀州,也就是吧袁家打散了,并不是打绝了,所以被李林打败之后,很多的袁氏旧臣都躲藏了起来,或是准备投靠李林,或是投靠别处,而袁尚一到曹操处,便打出了曹操的牌子,当然是打出了曹操念及与袁绍旧情,收留袁绍遗子的名号,既可以给曹操的脸上贴金,也可以给天下袁氏门人看到袁家的希望,这样一来,袁家旧臣立即望风而来,纷纷来投靠在袁尚麾下,但是袁尚并无法封官,皆是以门客相待,而这里面,最大牌的,也算是最为重要的,当属现在众人目光聚集之处的这位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袁尚看着眼前文武只见站着的一人,脸上很是兴奋,焦急的问道:“子远!这一会出使西凉马腾,可有收获!”不错,此人正是许攸许子远,你是袁绍八大谋臣之一,袁绍的八大谋臣,大部分皆是被李林诛杀,而只有郭图投降了李林,而荀谌和许攸,还在袁尚麾下。
 
    许攸本开乃是跟高览偷袭李林大营,以九死一生之计,打算逆转局势,不想还是失败,而高览被李林俘虏,最终成为了李林麾下大将,而许攸何其聪明,看势头不对,便立即跑了,到一处躲藏起来,正当许攸还要筹划自己下一步应当如何的时候,袁尚的牌子亮出来了,许攸犹如见到了光明。
 
    可是许攸乃是袁绍麾下重要谋臣,而打下河北之后,当时还活着的刘虞当然要肃清河北的一些袁绍参与势力,更是要通缉悬赏缉拿袁绍麾下还没有确定已死,或是抓到的重要将领,谋臣,而许攸正是就在其中,在邺城的家许攸是不敢回了,许攸只好隐姓埋名,几转周折,靠着自己的智慧,终于找到了袁尚,立即被袁尚封为上宾。
 
    而现在,许攸也是在袁尚麾下仅次于荀谌的人物,没有了在袁绍这是那般的暗中争斗,袁尚的实力在荀谌和许攸的推动下更是飞速的发展,而又怕被曹操发现遏制袁尚隐藏的很好,而现在曹操已死,袁尚有坐镇长安,终于有了自己的地盘,这下,袁尚知道,自己东山再起的机会来了,不敢明着自立与曹家作对,但是袁尚也要先确定自己的安全。
 
    荀谌曾经言道:“关中之地,北有羌胡,匈奴,等等等等的一众胡人部队,西面乃是秦州,凉州,乃是马腾,韩遂势力范围,南面汉中倒是不必担心,汉中张鲁小辈固守尚且困难,与长安又有群山相隔,不会对长安有什么威胁,而袁尚要东山再起,重振袁氏声威,必是先要拉拢胡人,结交马腾,韩遂,方可以有发展的时间,以待中原大变,横扫关中,将起守卫囊中,在东进收取弘农,洛这么快就已经跟马寿成打成了一致,某本以为还要耗费一些时日呢!”
 
    许攸笑道:“哈哈,主公,那马寿成,匹夫也,若不是长着他在凉州和羌胡人中的威信,早就已经被韩遂所灭,但是也正因为这样,马寿成会对主公提出了一个要求,而某,也就先代主公答应了!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